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场形势 >

市场形势

34岁的弗雷泽仍在追赶乔伊娜的传奇

  或许是博尔特的光芒实在太过耀眼,以至于总让人们忽略了牙买加短跑界还有一位传奇人物至今仍在延续辉煌的运动生涯。

  当地时间6月5日,在牙买加首都金斯敦举行的一场田径赛事中,34岁的“妈妈飞人”弗雷泽在女子100米决赛中跑出惊人的10秒63——在女子短跑历史上,这一成绩高居第4位,而前三好成绩(10秒49、10秒61、10秒62)均由已故美国名将乔伊娜在1988年创造,迄今已过去了33年。

  38岁时因血管瘤猝然离世的乔伊娜,是世界女子短跑史上永恒的传奇与遗憾,她也成为无数后来者追赶的目标。仅以生涯最佳成绩评定,在弗雷泽之前,最接近乔伊娜的是美国选手杰特尔,后者曾于2009年在上海跑出令人咋舌的10秒64。然而,论及运动生涯所达到的成就,自乔伊娜退役之后,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可与弗雷泽比拟。

  同为牙买加短跑传奇,弗雷泽与博尔特在体型上犹如两个极端。与身材远高于多数百米选手的“闪电”不同,身高不足1.6米的弗雷泽即便在女子短跑界仍显矮小,她也因而获得了“袖珍火箭”的外号。弗雷泽的成名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那时的她尚未留起那头为田径迷们津津乐道的黄绿色“脏辫”,在未被外界看好的情况下以10秒78率先冲线,成为史上第一位来自加勒比地区的奥运女子百米冠军。

  弗雷泽对于女子短跑界的统治自此开始——除2011年因伤缺席大邱世锦赛外,她几乎垄断了此后数年间的所有大赛冠军,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到2009年、2013年、2015年三届世锦赛,女子百米飞人大战的桂冠均被她摘得。

  弗雷泽与博尔特的另一点不同在于,后者的运动生涯几乎一直处在巅峰,稍有滑落之势便宣告退役,而弗雷泽却不止一次在波峰与波谷间徘徊。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甚少受伤病困扰的弗雷泽遭遇了职业生涯中最严重的伤病。那时的她29岁,已到了不少短跑运动员选择退役的年龄。左脚趾的疼痛迫使弗雷泽缺席了多场赛事,彼时她曾这样向媒体形容自己的感受,“坦白说我深受打击,紧张到甚至整夜无法入眠。”

  在弗雷泽以一枚铜牌结束里约奥运之旅后,主流观点普遍认为,那个横扫各大重要赛事的“袖珍火箭”回不来了。一年之后,弗雷泽缺席了在伦敦举行的世锦赛,并非因为伤病,而是怀孕产子。产后复出的艰辛不言而喻,这更坚定了外界对她的看衰。然而,当时光来到2019年,牙买加传奇在多哈世锦赛上演了不可思议的回归——弗雷泽在预赛跑出的10秒80创世锦赛女子百米预赛史上最快,半决赛的10秒81同样在世锦赛该项目半决赛历史上无人能及,决赛跑出的10秒71则是其本人自2013年以来的最快成绩。在多哈夺冠使弗雷泽成为田径世锦赛史上第一位产后复出的妈妈级百米冠军,32岁的夺冠年龄同样从无先例。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个冠军的意义甚于弗雷泽此前的任何一次,牙买加传奇不仅向世人展示了自己的天赋,也让所有人看到了其坚韧的内心。

  即将到来的东京奥运会,弗雷泽将迎来又一次缔造历史的机会。倘若能在自己的第四次奥运之旅再度夺得女子百米金牌,她就将凭借三金一铜的成绩,超越三次参加奥运会均夺冠的博尔特,成为在百米短跑这一个人项目中夺得奥运奖牌最多的运动员。原本外界更看好的其实是在今年跑出10秒72的美国新星理查德森,但弗雷泽上周的表现,又一次使自己跻身冠军人选的讨论之中。

  对于如今跑出的10秒63,弗雷泽坦言,就连自己也对这一成绩感到意外,“我从来没想到这次可以跑那么快,我本来想着健康跑完就不错了。”然而,也正是这一计划外的收获,进一步坚定了牙买加名将剑指东京的信心,“我今年的目标本来是跑进10秒70大关,但现在我觉得自己有机会跑到10秒60左右了。奥运会越是临近,我只会跑得更快。”据弗雷泽透露,奥运前她还将参加多场比赛,力图以最佳状态向东京奥运会发起冲击。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