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美帝良心柳家人显然当不好民营企业家

  滴滴悄无声息地强行闯关上市,低调之极,随后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调查,停止注册新用户,滴滴APP下架。回想2016年,滴滴出行收购优步Uber的时候,那真称得上是普天同庆、喜大普奔、志得意满啊;结果等到2021年,从敲锣打鼓变成闷声发大财,人生的大起大落还真是……

  别的公司上市都非常高调,又是敲钟又是开新闻发布会又是邀请全球媒体宣传,都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抢占所有媒体头条和热搜榜。

  而滴滴上市则极为低调,没有任何庆祝,没有任何软文宣传,甚至连最基本的敲钟仪式都省了,公司管理层和投资人连朋友圈都没发。

  那滴滴等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急着宣布上市,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突然悄无声息地选择上市了呢?难道滴滴的高层,包括程维、柳青等,真的不知道滴滴数据的价值,真的不知道滴滴在国外上市这个事有多敏感么?真的看不见国家叫停了Tiktok的那场交易么?

  毕竟滴滴掌握了国人出行的大数据,而且通过记录司机的GPS轨迹,滴滴有中国最精确的道路信息,又申请了地图测绘资质,手上的数据,这可是值钱得很。

  试想一下:军事单位和保密单位,不在地图软件上,但这些单位的普通职工,还是有打车需求的,到时候大数据分析一下,某个地图没有标识、却经常有人上下班的地方,那是什么地方?是不是一猜就是404的地方?

  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滴滴掌握了如此宝贵的道路和出行信息,前两家股东还都是外国的,然后又闯关一般,无视监管,抢在630节点在美国上市,要接受美国SEC相关的审核,滴滴的高层是真傻还是装傻,抑或是被胁迫的?

  太不正常了。不正常就有问题,事有反常必有妖。毕竟滴滴有个柳家人,怎么可能不清楚国家利益的大是大非和个人家族的荣华富贵,孰轻孰重?

  根据滴滴的招股书公布的数据,滴滴管理层虽然拥有超过50%投票权,但是滴滴第一大股东是日本软银,持股比例 21.5%,第二大股东是美国Uber优步,持股比例为 12.8%,滴滴创始人、CEO程维持股7%,腾讯持股比例为 6.8%,总裁柳青持股1.7%。

  而滴滴的大股东不但算不上根红苗正,简直都快被外国势力控制了好嘛。大股东虽然没有50%以上的投票权,但总有资格安插董事、独董甚至高层管理人员。软银+Uber,这两个机构占股34.3%,在董事会安插自己的代言人,再正常不过了吧?

  比如这位引起轩然大波的滴滴独立董事Adrian Perica,他还是苹果公司的发展副总裁,负责公司的合并、收购和战略投资工作。他1973年生,向CEO TIM Cook汇报工作;他有西点军校物理学学识学位和MIT的MBA学位,苹果之前在高盛干了八年,还曾经是美国陆军的情报军官。

  既然美国天天拿华为任总的军方背景说事,没事就制裁一下华为,那就别怪我们拿滴滴独董的美国军方情报军官背景说事了;美国会限制北航、哈工程的学生,那就别怪我们限制西点军校的学生了,大家都是平等的,都别双标。

  滴滴快的合并后,柳传志的女儿柳青当了滴滴快的总裁;滴滴优步合并时,侄女柳甄是Uber中国区战略负责人,最后,柳传志自己的联想,则是神州租车的大股东,柳家一门基本包揽了中国大陆专车市场,可以说荣华富贵都来自中国的改革开放。

  滴滴的柳青算是第三代掌门人,从柳家二代三代掌门的行为来看,都并没有看出来有多么重视国家利益。

  我们回顾一下在5G标准投票的时候,联想带着旗下的摩托罗拉,投了美国高通的数据码和华为的控制码,最后导致华为因微弱劣势惜败。这可是关系国家利益的大是大非!

  然后联想还腆着脸找华为洗白,华为也只能选择性的陈述部分真相,帮联想公关了一下。

  呵,这点破事,真当互联网没有记忆?你说华为的任总和联想的柳总,都是1944年生人,做事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华为一向植根中国,拓展全球市场,挣回来宝贵的外汇;而联想一直说自己不是中国公司,中国只是贡献利润的主要市场。

  因为华为有关键自有技术,所以可以在光通信、5G、企业网、移动终端市场上攻城略地,中国卖得最便宜;而联想缺少自有技术,所以一直在当买办企业,同样配置的电脑,在美帝卖得比中国还便宜,被称为美帝良心想。

  最近大家应该都知道,香港维他奶集团采购部主管背刺了香港警员后自杀,然后香港维他奶又发了一个公告,称有位员工在事故中丧生,公司也会照顾好他的家属云云,公开慰问港独,悼念,引得大陆网友群情激奋,表示抵制一个70%在大陆的奶制品企业,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但是维他奶跟柳家初代掌门人柳谷书,中国002号律师执业证的持有者,还扯上了点关系。因为维他奶进入中国大陆的商标注册专用权,就是柳谷书创建的中国专利代理有限公司负责的(2016年播出的央视纪录片《创新之路》第五集《凡是专利 定有传奇》)。

  说了一个事,当时是正面宣传,现在看来挺可笑的1979年3月,“国际商标注册条约会议”在日内瓦召开,柳谷书作为中方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列席。

  会后,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向柳谷书表达了欢迎中国加入的态度,他们期待中国可以早日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专利制度。而那个时间,国内没有价值太大的知识产权和商标,这时间引入专利制度,只能是保护国外品牌在大陆的利益。

  1984年3月12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正式公布;三天后,63岁的柳谷书受中国贸促会的委托,赴香港创建中国专利代理有限公司。所以啊,柳家走贸工技路线,当国际品牌的代理,其实是有源远流长的家族传统的。

  公允而论,柳谷书先生是有他历史贡献的,但是柳谷书先生做的专利这件事,还是早了一点;毕竟1992年,总设计师才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中国这么早加入国际专利体系,让弱小的民族企业直接面对专利流氓,是不是为时尚早?

  反正加入之后,中国也是一直被美国骂侵犯知识产权的;那还不如等到中国重返WTO之后再加入呢,至少算是中国为了重返关贸总协定付出的努力。

  我们还是说柳谷书。1988年,联想、柳谷书的中国专利代理公司、香港导远公司各出30万,合作创办了香港联想;那时香港联想主要做的,还是倒买倒卖的投机公司。当年香港联想囤积了66万块Intel芯片以及大量内存,但是因为与AMD的竞争,Intel芯片不久就大幅降价,而且内存条的价格也从12美元/M降到2美元/M,导致香港联想连续两年亏损2.45亿港币。

  1994年联想在香港挂牌上市;在上市之前,联想借了552.58万美元给香港导远公司购买自己的股份;这是让人看不懂的,我把钱借给你,然后你再拿这笔钱入我的股?

  中间香港导远公司因为投机导致公司濒临破产,而联想不但没有收回对方的股份,而只是让导远公司退出联想的经营,还保留了全部股份;

  1997年,把北京联想和香港联想合并为中国联想,然后柳二代把北京联想注入上市公司,1999年底2000年初,联想的股价从1块9涨到14块5,香港导远卖掉少量股份就还掉了欠款,香港导远的吕谭平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赚了几十个小目标。

  而柳谷书的中国专利代理公司又拿到了多少股份,挣了多少钱呢?我们不得而知喽。

  联想电脑挣了这么多钱,积累了多少核心技术么?我买了个Thinkpad X1C的顶配,在空调房里,只打开了写字板和浏览器,CPU就能烧到72度,风扇还不转,电脑热得烫手,呵。

  所以啊,柳家有买办传统,借着中国国势雄起的势头,成了先富起来的一代、二代,现在柳家三代接班,在有钱有势有泰山会的情况下,仍然秉承着家族的买办传统,可谓家学源远流长。

  真的,别拿华为的任总跟柳家比了,柳家的自主创新意识,连罗永浩的锤子都比不过。

  建党刚过百年,重温了不少党史;就柳家二代三代这样的战略判断能力,如果把他们放到那个救国图存的时代,肯定早就跪了,但是仍然不失富贵,肯定能成为孔祥熙、宋子文这样的巨商买办,但是真的不配称「民营企业家」。

  1.一切以用户/客户价值为依归,在两难时依旧坚守底线.保持终身学习与探索的精神 ,永不懈怠。

  这十三条至少要具备十条以上,并在某一条上达到超神水平,才能是个让人心服口服的好领导人,好企业家。反正柳家二代三代并不满足上述要求。而像伟大的教员,永远都能一眼看透主要矛盾,他设置的战略,完全是被事实验证过的。

  但是真不好意思,我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专治资本家。滴滴再大又怎样?百万漕工衣食所系又怎样?没有滴滴人民群众就没有打车软件了?还不是让你下架就得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