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动态新闻 >

动态新闻

战必用我 用我必胜

  记者日前从广东省公安厅获悉,公安部初定4月中旬在广东深圳举办全国公安机关第二届警务实战教官技能比武活动。根据部署与要求,广东省公安厅政治部迅速行动、扎实推进,通过成立领导小组、召开教学研讨会、组建教学团队、选拔队员和组织集训等措施,确保广东备战比武高标准、高效率开展。

  据悉,本次比武活动旨在进一步推动警务实战教官队伍建设和警务实战训练工作,培养选树教官标兵,打造优秀教官团队,为提高公安民警使用武器警械的法律素养和实战技能、服务公安工作和队伍建设提供人才保证。广东备战集训工作在省公安厅和深圳市公安局的共同组织下,集训队一直在深圳市警察训练学校进行训练。

  据了解,比武设置实战理论知识考试、手枪快速射击、武器警械使用公开课、反暴恐战法实训课和抗压武力推进演练课5个项目,要求每个参赛队员都要同时参加这些项目。广州市公安局警察训练部副教授、集训队教官组副组长余强生向记者介绍,此次比武项目的设计紧贴当前反恐维稳形势,比往届更注重实战,更接近警务实战教官的教学实际,对个人技术和教学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确保选拔出最优秀的警务实战教官代表广东参赛,省公安厅政治部采取层层选拔、严格筛选的方式,从全省范围挑选了11名候选队员进行备战集训,并从全省抽调15名在各自领域拔尖的实战教官组成了阵容强大的教官团队。余强生告诉记者:“目前,我们广东代表队从队员到教官的状态都进入了临战状态,都鼓足了冲劲,对于这次比武,我们充满信心!”

  全国公安机关第二届警务实战教官技能比武活动即将于4月中旬举行,目前,广东省代表队11名候选队员正在进行最后阶段封闭式备战集训,最后将从中选拔出6名正式队员代表广东公安参战。由于定制的训练服是蓝色的,他们给团队取了个特别的名字——“粤蓝军团”。近日,南方法治报记者来到深圳市警察训练学校,贴身采访了正在紧张备战的“粤蓝军团”。

  针落有声的教室,心无旁骛的神情,黑板顶部赫然写着“距离考试还有10天”,右半部还错落有致地写了些带有签名的表决心话语。让人不会把这里误认为是高三教室之处,唯有那一台台发光的电脑显示屏和一声声清脆而急促的鼠标点击声。这里是队员备战实战理论知识考试项目的机房。

  据了解,该项目要求全体队员参与,考试涵盖警务实战基本知识、执法理念和法律法规,以及当前反恐维稳形势任务等知识,采取计算机闭卷考试形式,随机从2500道题的题库中抽取500题形成考卷,分为单选、判断、多选三种题型,要求在45分钟内完成。

  “队员甚至我们教官刚开始都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该项目教官彭学斌告诉记者,“我们做了个测试,不看题目仅仅只是点击答案,完成500道题都得要十几分钟。”但是,奇迹在教官和队员的共同努力下诞生了,现在不仅所有队员都能在模拟考中取得较高分数,个别队员还连续多次拿到满分。彭教官还悄悄向记者透露,他们通过自主研发的网上考场系统后台发现,有队员凌晨2时还到机房练习,第二天照常进行高强度的训练。“这种做法我们不提倡,但可以看出我们队员的作风相当过硬!”

  有学习和考试,就总会出现那么一两个“学霸”,来自深圳市公安局光明分局机训大队的谢可锋就是其中一个。他是集训队中学历最高的队员之一,也是目前全队模拟考最佳成绩的保持者。

  “各位学员大家好,在开讲前我想先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这中气十足又略带磁性的声音来自一个帅气小伙,他站在投影幕前,时而娓娓道来,时而亲身示范,时而邀请学员互动,老师范儿十足。他叫邹舒寄,来自深圳市公安局大鹏分局机训大队,大家都管他叫“书记”,是本次比赛武器警械使用公开课项目的主讲教官。

  比赛时,参赛队员要在9个既定的课题中随机抽取一个进行30分钟的授课讲学,邹舒寄介绍,这意味着要同时准备9堂不同内容的课,每堂课30分钟,讲义大概八九千字,加上相关背景、知识储备等,每堂课要有几万字的内容需要吸收和融会贯通,再通过自己的理解在课堂上用一种近乎表演的方式表现出来。

  虽然在教官团队的共同努力下,讲义编写、课程设计、课件制作等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的备课工作都已基本完成,但试讲训练才是真正的“苦差事”。

  邹舒寄告诉记者,试讲训练时,除了具备基本讲课技巧,还要有一种表演的状态,必须讲得神采飞扬。团队里的教官和其他队员就像一群导演,在下面指手画脚,随时喊停,随时提出意见或者质疑。“每次试讲训练就像在拍戏,无数次‘NG’。训练完,整个人就像被掏空,完全不想再讲话。”邹舒寄说。但他深知大伙的良苦用心,从未抱怨半句。

  “粤蓝军团”的训练量大到了外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承受巨大压力、训练中受伤已是家常便饭,但队员们个个都咬紧牙关迎难而上。在整个团队的共同努力下,队员们的实战技能不断提高,对即将到来的比赛也信心满满。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整理着装!停!”一声声铿锵有力而富有节奏的口令在空旷的礼堂回荡,舞台上一名教官带着几名手持棍盾的学员在训练,在灯光的配合下,就像在上演一出舞台剧。事实上这里是反暴恐战法实训课的训练场。“发号施令”的人叫左婧,是深圳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的“霸王花”,也是这个项目的主训教官候选人之一。比赛要求各参赛队推选1名队员作为主训教官,其他队员作为实训课学员参与。现场抽选案例素材(文字、图片或视频)后结合案例确定训练主题,现场组织训练。

  为了当好这个主训教官,左婧也是蛮拼的。由于在单位长期担任的是体能组教官,武器警械方面的理论储备及教学经验相对欠缺,成为主训教官人选后,左婧便开始了恶补。白天高强度训练,晚上回到宿舍还要按照教官组安排,研究案例素材,收集资料,编写教案,设计组训方式,为第二天的实训课做准备,每天凌晨两三时才能睡觉,持续了一个多月。

  由于缺乏专业背景,起初她编写的教案在表述正规性上常有欠缺,导致训练时常常讲一句话都要遭到教官的否定。“当时觉得自己讲什么都是错的,每天绞尽脑汁去想这些东西,第二天讲出来就被否定掉,就觉得很茫然也很委屈,精神压力特别大。加上那段时间的整体训练量大到外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整个人非常压抑。”终于,在一次训练课上,多次被教官喊停并指出错误后,左婧压抑已久的情绪爆发了,落下了委屈的泪水。也正是因为这一小插曲,教官组开始更加注重沟通,采取更为适合女教官的训练方法,左婧也积极调整心态,整个团队齐心协力迎难而上。如今,记者在训练场上看到的左婧已是自信满满,驾轻就熟。

  记者从教官组获悉,全国37支代表队,选派女队员作为实训课主训教官的只有寥寥几支。选择女教官担任主训教官,一方面是她们本身能力优秀,另一方面也是一种策略,除左婧之外,来自江门市公安局战训大队的“美女教官”刘杨也是该科目的候选人选。“她们可是我们广东队的秘密武器!”该项目教官刘伟告诉记者。

  身穿黑白相间的防护服,头戴墨绿色的防护头盔,全副武装的6名队员在门外伺机而动。其中一名队员小心翼翼地探头观察房内情况,就在“敌人”放松警惕的一刹那果断用手语发出推进指令。一名原本蹲着的队员默契地压低身子猛然扑进房内,紧接着快速匍匐前进,藏身一蔬果摊后,并开始迅速射击目标靶。与此同时,被惊动的“敌人”也开始火力压制,枪声不绝于耳……

  这是抗压武力推进演练项目的训练现场,参赛队推选1名队员作为主导教官(指挥官),现场制定武力推进计划,排兵布阵,指挥并带领全队在设定的室内情景区域以小组战术推进的形式,利用室内结构避开火力攻击,依次清除所有设定的目标靶并整体推进至安全区域,队员中弹将增加任务用时。

  如何能做到在枪林弹雨中快速清除目标还能全身而退?来自深圳特警支队的丘文,该项目的“指挥官”告诉记者,最重要的是团队意识和长期训练培养出来的默契。当队友成功吸引了火力手的注意,只能利用火力手0.3秒的反应差去消灭目标靶。这中间根本来不及任何沟通或者提示,只有靠默契。

  记者还注意到,队员们身穿的防护服上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地有些红色印记。丘文告诉记者,这些都是被训练中用的标记弹击中遗留的。“被击中是会留下痕迹的,当然不止衣服上这些。”说着,丘文脱掉了手套、卷起了裤腿,一个个弹痕映入记者眼帘,有的只剩浅浅的淤青,有的还在结痂,“几个月前被击中的地方都还会留下痕迹,这些都很正常,我们都习惯了。”丘文淡然地说。

  手枪快速射击,与常规的射击比赛不同,在比赛过程中融入了实战的元素,要求参赛队员运用多种战术动作近距离快速射击目标靶。设快速出枪识别射击、抵近射击、应急退防射击3个科目,连贯进行,以用时、中靶(环)数、战术动作违反规定加时打分。这意味着既要快、要准,还得动作规范,对参赛队员的体能、枪法、用枪规范等各方面进行全方位的考验。

  黄巍,来自珠海横琴分局横琴派出所,集训队中手枪快速射击项目的佼佼者。特警的经历及对枪械的爱好帮助他快速适应赛制,并跻身第一梯队行列。但相比起他的成绩,大家更关心的是他那受伤的右肩。在一次抗压武力推进训练中,由于场地原因,黄巍运用前滚翻进入掩体时发生意外,造成右肩关节韧带损伤,至今仍未完全康复,动作幅度大时肩部还会隐隐作痛。

  射击训练,武器对肌肉和骨骼的冲击是极大的,更别提日均400发子弹的训练量。即便如此,黄巍仍是咬着牙带伤坚持训练。

  黄巍告诉记者,只要进到训练场,站上起跑线,计时器一开,便会全情投入,会忘记当时身上所有的伤痛。往往是练完一轮,放松下来后才会觉得全身这里痛那里痛。他还乐观地跟其他队员调侃,现在自己除了右手手腕是完好无损外,全身都是伤。

  该项目教官杨健还向记者透露,由于黄巍受伤时已是临近正式比赛(改期前),但黄巍态度十分坚决,曾经表态,即使打封闭上场也坚决完成比赛任务。

  对此,黄巍如是说:“我们能够代表全省15万警察同行参加全国的比赛,这是非常光荣的事情,这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责无旁贷的担当。来到这里,自己身体的任何一部分,甚至灵魂都是属于广东代表队的,我们是在为广东公安的荣誉而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